博客网 >

鬼鬼的装修正记(1—12)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鬼鬼的装修正记一
[ 2006-3-22 0:11:20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昨天是装修第一天,可是我却振奋不起来,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搞,除了满大街走来走去找东西脚底板疼加肩膀脖子疼没有别的。我推测出自己兴奋不起来的原因是没有搞一个正式开工的仪式,方师傅也没振臂高呼就开始干活了。我的脑袋还没有接受已经开始装修这个事实。
第一天,是相当辛苦很紧张的,导致我当晚都没能有精神头儿来写博客。本来有很多话想说的,但是我现在很想睡,那就长话短说了。
早上八点起床,破天荒啊,我都佩服我自各儿。豆豆要开早会,所以走得也很早。我准备齐全了大概九点多出的门,走着去的建材城,因为俺爸跟俺去的,他先去给俺拿信了,俺没好意思打车。好不容易走到建材城,在门口,爸正和一个熟人聊天。我问过好之后想赶紧进去买东西,可那人特能聊,我心急啊,本来起得就够晚的了,电工师傅可等着用电线呢。好不容易进了建材城,一家一家看过去,所有店主都没听过我要的牌子,一个老店主说他店里的电线保真,其他家的都是假的。我赶紧逃出了建材城去了旁边那家超市,超市里只有一种电线卖,俺不懂,售货员也不懂,俺爸也搞不清楚电工到底让我买几色线。没办法,我只好走回房子那里,请方师傅陪我去买。打车直奔一个商场里的国美,走上去之后发现人家那里根本不卖电线。我们到另一个商场,找到卖家电的地方,人家说没有卖的,让我们到对面的五金店买。我们又跑到那个毫不起眼的店里,进去一看,啊?和小商品市场差不多,还好意思挂商场的牌子?进门第一家是个胖老板,有两个女营业员,他有我们要的所有线,但是要等,他派人去仓库里拿货,我们等啊等啊,等到站不住了线才拿来。我根本没说话,方师傅看了所有牌子的线,然后挑了一种就开始狂砍。我问质量如何,方师傅说可以,最后他还跟人家要了正规发票,说如果有问题,有保证。电话线家里有室外用的,不用买,暗盒他们想以次充好,被我发现还不承认,所以没买。那一大堆线很沉的,一盘我都拿不动,出门的时候,方师傅一直提着,我想接过来的,但是我接过来也提不动,就没做提的表示。看看表,快一点了,送完方师傅,我跑回家吃饭去了。这一天又热又晕(衣服穿多了)脚又疼,我到家连手都没洗就倒床上了。中午吃了很多饭,也顾不得会长肉,调好闹钟,倒头睡了半小时。LD瓷砖打电话来说可以给我在七折的基础上,再打七五折,也就是226元/平米,算了一下,也不便宜呢。再考虑考虑。
下午提上爸翻出来的室外电话线,打电话问改燃气的办公室在哪里,我整整在那个小区转了一圈,最后再一个旮旯找到了,进去填了单子,交了260元,被告知一个礼拜内就改装。我走啊走啊,还没走出小区的大门口,电话过来说改燃气的半个小时就到我家来改,原来他们恰好在我们那个楼里施工。我打车跑回去,先去物业交了装修的押金和管理费工人出入证等费用,然后快步走向一号楼,在楼底下碰到方师傅割大芯板,我问是俺们家的吗。他说是,看起来还不错。上楼去看电工师傅改电,他看起来不大,却干了七八年电工了,一问原来和豆豆差不多大。说到豆豆,豆豆看起来可是相当成熟的。方师傅每次都会问我,大哥没来?大哥上班去了?后来我终于不好意思地告诉了他实情,其实俺们没有他大。改燃气的师傅终于来了,上来就问俺改不改煤气表,我点头说要改的,按尺寸来应该往上挪才能装进橱柜,他说那我还得去交200元,我问把钱给他行不,他说,这样吧,给你算便宜点,收你一百好了。我狂点头。不好意思,我占了公家的便宜了。改完之后,我就参观电工师傅改电,然后给沙子水泥拍照,电工问我拍这个干什么,我说留个念。后来才发现,电工开槽之后就狂咳嗽一阵,特别呛嘛,我赶紧下楼去药店买俩口罩,出门又碰到刘辉,怎么那么有缘分啊?没空多聊,赶紧上楼给师傅送口罩。六点的时候我准备回家,爸来了,转了一圈我们爷俩开始看风景,我脖子特别疼,想回家,爸说等到他们下班,一直站到七点半。我实在没力气再走回家去,坐爸的自行车后座上,咯噔噔咯噔噔(车胎压瘪了)地回家了。除了累还是累。吃完饭认真地洗了个澡,继续补装修知识,2点烂泥一样躺到床上,一天结束了。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这个是水泥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闻起来有木香,不呛.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穿线管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乱糟糟的吧.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管子弯成这样不晓得行不行. 
 


鬼鬼的装修正记二
[ 2006-3-22 0:44:44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装修第二天,也就是今天。刚才说好长话短说的,还是说了这么多话。今天起得比较晚,因为没有开闹钟,大概9点睁眼,爬起来得知爸一早就去了施工现场盯着,我轻轻地拿出纸笔,开始设计柜格,包括进门的鞋柜,主卧的大衣柜,储物间的L型整体柜,书房的组合书架。当我扔下笔,发现五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头都晕了,我调好闹钟倒头睡了一个小时,爬起来出门,大步向新房子(特地加了“子”字)走去。上楼看到方师傅穿着工作服正在改水管,豆豆说总看到方师傅穿得油光水滑的,这不,今天穿得就不太油光。我转了几圈,看了所有已经改动的电路,每根管子里最多有三根,外边的线路接头是专门的套子没错,只是厨房和大厅没有整出来,墙被开了一部分,里边全部都是钢筋,无处下暗盒。我建议很麻烦就别改了,方师傅说那样不好看,明天想办法找人把钢筋打断,等等,这不是拆房子吗?看了一会儿,也没什么好看的,热熔PPR管味道很呛。那管道很不好改,我站在一旁,就看方师傅在房子里来回蹿,一会儿拿电钻,一会儿拿锤子,一会儿热熔管子,一会儿调试管道,一会儿锯管子,一会儿又去砸卫生间的墙,几个小时,他就没歇着。手指头上有血,心里很不舒服,想帮他,却帮不上忙。六点多,我准备回家,方师傅放水试管道,水表旁却开始滴水,我走过去一看,洗菜盆位置的出水口突然喷出水来(完了!楼下惨了!)赶紧关上开关,重新堵好出水口,水却继续滴,我赶紧找物业来维修,那大叔人真是好,爬到楼上(电梯坏了)来检查发现漏水的位置不是他能修的,让我找自来水公司。可是这一晚上水总是滴怎么办?小桶装满怎么办?楼下发河怎么办?物业大叔让把管道里的水全放出来,方师傅到卫生间去放水,拧开的一刹那,水又喷了出来(可怜的楼下),放干净水管里的水,水表旁无水可滴,物业大叔回去了,没多会儿他就打电话来告诉我自来水公司的电话和报修电话。他人真好,但我没好意思夸他。收拾了残局,下班了。方师傅上楼去给他的若干亲戚工人做饭,俺回家吃大饼。补充装修知识,洗贼脏贼脏的衣服,发誓今天一定写装修日记,可是俺现在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鬼鬼的装修正记三
[ 2006-3-23 1:05:21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装修第三天,闹钟响俺就醒了,两滴眼药水让俺睁开了眼睛,赶紧给自来水公司打电话报修,推来推去,打了六个电话才算给一个答复就是让物业拆了铅封修,修好了他们再来打一个新铅封。我洗好脸跑到那里时水管早修好了,可厨房地下一大片积水,又漏了不成?后来才发现水管上现在没有龙头,他们每次接水都要把水管的堵塞拔下来,没拔一次,就要大喷一次。这可不行,方师傅说下午带个龙头过来。电路已经改得差不多,只有几个超级不好弄的还空着,瓦匠已经开始为房顶刮腻子找平。中午回家搜了好多衣帽间的设计,看看和俺设计的也没啥区别,懒得再改动,下午爸打电话说打空调孔的过来了,俺一溜小跑过去,砍下五块钱,想砍下十块,人家不想干了。我点头,人家就开工了。这孔还真不好打,楼实在太结实了。师傅说在别的地方几乎一个小时可以打三个,俺们这里四个孔却打了两个多小时。他们都忙着干活,我也没嫌着,捋胳膊挽袖子上去用沙子吸水,真怕漏到楼下去啊。打孔的人不好意思,抢着来干。方师傅不好意思,也抢去。俺爸
想抢,俺没给他机会。看见水就去吸,看见水就去吸,后来谁也不跟俺抢了。干完天也黑了,俺腰也疼了。方师傅把洗面盆的水管接好。俺给了他一大沓钱和俺画的几张柜体设计平面图,他十分高兴地给俺开了一张收据。爸说他们的活很好,到目前为止,我很满意。水表处仍有些渗水,明天要再找物业来修,幸亏自来水公司的偷懒还没有来打铅封。爸出主意要再另接一个总阀门,主意不错呢,采纳了。今天风真大,脚依然疼,晚上用开水泡,狂揉护爪霜。
 


鬼鬼的装修正记四
[ 2006-3-25 1:26:22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昨天就是走来走去地修水管,累死俺了。买了铜球阀一个,比方师傅买的不锈钢的质量差远了。俺家终于有两个总水阀了,不用担心以后老找自来水公司。嘿嘿。木工把那些大芯板都锯开了,包门用。看来还要买很多很多大芯板来做柜子,有点担心哦。白枫的饰面板刷了一层底漆了,晾干了,很呛。颜色很漂亮。
今天下午去买瓷砖。本来想和小芳去她家那边转转,俺家这边完全没有好牌子。但豆豆反对,俺知道他懒,本来也没想带他去。可是想到送货的问题,和多退少补的问题,还是在这边买比较方便。何况俺们也没有钱买一线产品。呵呵。真是郁闷哦,豆豆第一次参与到装修的工作中,结果也不跟俺商量,不喜欢拔腿就走。还老瞎出主意,让厨房和厕所用一个样的砖。俺十分果断地出手买了厨房墙地砖,刚走出来就被豆豆骂不会算帐不会砍价加奢侈。俺数学不好,多拿计算器算算有什么不对?俺二十多年的砍价经验就是软磨硬泡,砍不下单价就抹零。这豆豆都觉得我小气,他在菜市场抢人家大葱时是咋想的呢?他还嫌俺买的不好看加太贵,我承认三千三百六的厨房砖不便宜。不好看当时还不反对,真是的!俺一生气就把他给发配回去了。接下来俺独自与JS软磨硬泡,订了五千块钱的大厅地砖,一千二的卫生间墙地砖。关于卫生间的砖买得十分憋气,本来想买两千二的那种仿古砖,但豆豆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打过来,不许俺买单价超过30块钱的。俺的可选择面十分有限,导致俺现在完全想象不出来将来卫生间会是什么效果,跟其他房间完全不搭哦。只好想办法用洁具补救了,俺决定以后取消他挑选的权利!买啥也不带他去。真是很讨厌,订完砖我买了三箱美巢勾缝剂,共24斤,放走豆豆真是一大失误,应该让他在建材城外蹲着的。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这就是俺挑的墙砖,之所以挑个浅橘色,是因为橱柜是白色的嘛,不挑个促进食欲的砖怎么行?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这是本来想买的卫生间砖,阿玛尼的。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这是最后买的黑白卫生间墙砖,感觉挺突兀的哦。


鬼鬼的装修正记五 
[ 2006-3-28 0:47:18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七点多我就跑到建材城去看那卖砖老板带来的样砖,确实和我之前买的那款差不多,只是这是仿的,尺寸比较大,样子也粗糙一些。算一下价格,减去我之前在罗马利奥交的360元订金,还可以省1020元。我点头同意老板下午一起送这种砖给我,另外我一高兴,想起来储藏室的砖忘记买,一道买了。确定好砖的问题,我跑到房子去看,找了半天钥匙,后来发现门根本没有关,我轻轻推开门,探个头进去,静悄悄的。我迈步进去,突然有个什么东西在我旁边晃,哎呀吗呀!吓死俺了!定睛一看,原来木工师傅正在蹲在门后量门的尺寸。去物业签字。和木工师傅沟通我要做的柜子,他完全看不懂我画的图,我解释半天,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总之做柜子最好我在旁边盯着点。看没什么事,我就赶紧回家去补觉了。下午砖分两批送到,豆豆和冠冠赶来,但是完全搭不上手,就在旁边吹牛。瓦工师傅和方师傅一个扶小推车,一个抡胳膊乱搬。看人家搬完俺就把懒蛋豆豆和冠冠轰回了家。真是给俺丢人,这俩壮工找的。上去看那些砖,质量真不是一般的次,原来样品和送货差距可以差这么多。问瓦匠师傅俺是不是买贵了,报完了价格,人家直撇嘴。真失败。方师傅说我完全可以把订金要回来,我去试了试,昨天卖给我砖的那尖嘴猴腮女人听我是来退订的,指了指老板让我和老板说。我和老板说了一下,他同意我换360块钱的砖,让我随便挑。我都开始挑了,结果那尖嘴女人不干了,又蹦出来摇头晃脑地说不行,那边已经备货了,他们已经把钱交上去了。绝对不能退给我,除非我再从她家另外挑3000多块钱的砖。我买那些砖回家熬着吃?她又说了一堆冷嘲热讽的话,乐得就差冒鼻涕泡了。我问,确定不能退是吧?她点头说对。我说好,很平静的起身离开。真想胖揍那女人一顿。实在没法与这帮JS打交道。无一例外地苛扣我的砖片数,以次充好,钱没交到他手里,你是大爷。交了钱之后你就是孙子,谁理你啊。想想他们的脸我就想吐,真的。
自从装修,我和豆豆一直在为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争吵,他工作忙,无暇顾及装修,跟我他他工作上的事,我完全不感兴趣。而我一个装修盲独自接触装修,紧张得一塌糊涂。每天都在饿补,每天都在房子与建材城之前奔跑,我和他说装修的事,他也完全听不进去。就这样我们各忙各的,根本没机会沟通。昨天豆豆做了一下预算,资金很紧张。甚至可能不够。他一一否定了我之前的购买打算,厨房的抽油烟机和灶具他想在建材城里买,我坚决不同意,弄不好会爆炸的。洗衣机他决定买老式双缸,我以空间太小反对,但是想想现在家里这个洗衣机程序总是出问题,狂按半个小时都不甩干。每次都在考验自己的耐性。随他吧,虽然他不用。各种家具电器都被他降到最低档,我心情那叫一个差啊。本来就够简单的了,还要再降?目前就已经因为资金在不停地妥协了,不能在自己喜欢的房子里生活那简直活着没啥意思了。半夜我翻来覆去又失眠,满脑子都是装修的事。豆豆改主意什么都买喜欢的,钱花光了再挣。这样才有干头。本来猛干两年也就是为了攒装修钱,装嘛。我们谈了很长时间,装修问题基本达成一致,我们的想法和对物品的要求就差不多。明天准备买龙头,他说洗手盆的龙头常用,买个质量好一点的,厨房和洗澡的龙头买便宜一点的。我摇头说花洒龙头,坏了没人会修,而且还要把墙砖撬下来。三个月换一次和十年换一次哪个更划算呢?今天去了一个很远的建材超市,看到那些明码标价东西,虽然比建材城稍贵一些,但是免去了与那些JS接触,真是再好也不过了!之前买的电线和暗盒,本来是我最担心的东西都因为不知道去哪里买而将就了。如今找到如此好的地方,才不会再去建材城冒险。我和豆豆兴奋地把每一个角落都走了一遍,边走边商量这个下次买了,这个比较适合,这个等他们搞活动时再买,有套餐时再买。看到什么零件,我就把我在网上看到的那些信息都拿出来显摆给豆豆,许久没有这样开心地一起逛了,傍晚给豆豆同学送行,豆豆一直提着一套昂贵的花洒。

 


鬼鬼的装修正记六
[ 2006-3-28 23:43:57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今天上午接到电话问厨房瓷砖的贴法,赶紧起床跑过去,腰线不用了。花片的位置也是个问题,讨论了半天,最后决定把三片全贴在一面墙上。瓦匠贴得砖真平啊,我夸了他好几句。这个瓦匠的老婆在老家还没有过来,中午回家自己做饭吃,也很不容易啊。那个小木匠象个精豆子似的,长得特好玩,我爸逗他说他该回家结婚了,家具钱都省了。小木匠摇头说回家得把这些工具都带回去,多花一个人的车票钱,所以很不划算,还是买家具合算,这是什么世道啊,木匠还要买家具用。
本来想中午补一下觉的,却没有时间,下午准备去逛家具城的,我随口说了一下瓷砖的事,没想到豆豆捋胳膊挽袖子说走走,我跟你要去。真是气势凶凶去的,本来想了好多词,结果都没用上,豆豆往那一站,我往他后边一站,老板认出我,豆豆说我用不了那么多,明天给我送360块钱的瓷砖。老板很老实地点头答应明早9点送到楼下。啊!本来想爆发的,但是完全没有发泄的出口,郁闷哦。可惜那女售货员不在,在的话我一定朝她飞眼。我们心满意足地离开,路过我喜欢的那套浴室柜,我指给豆豆看,他也很喜欢,拍板就买这个,但是要回去量量尺寸先。
我们又去了一个新开的家具城,看上一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沙发,看了金属的书架,一般机关都用的那种,虽然很结实,价格和大芯板做下来差不多,但冷冰冰的,完全没有家的感觉,坚决不买。逛完家具城又去了对面的花草市场,想买个陶瓷小水缸养乌龟,但是好贵哦。那里边有很多室外家具卖,有个躺椅是一根大木头雕的,很笨拙也很贵,还在考虑。准备给两个老爷子每人配个摇椅,但后来发现那种秋千长椅也不错,多浪漫啊。
卖砖的打来电话,说上边不同意。豆豆说如果你们领导不同意送360块钱的砖,那就送3360块钱的砖吧,我后天再退,反正合同上写的是多退少补。卖砖的其实也挺可怜的,我们没有欺负他吧?如果我是卖砖的,有人故意这么和我捣乱的话,我肯定当时就拿斧子把他劈了。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忙里偷闲,抢到一张喜鹊飞


鬼鬼的装修正记七
[ 2006-3-30 14:09:35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一大早跑去,厨房的砖已经贴完大面了。看起来不那么暗了,也许是天气好吧。瓦工带着外科医生的帽子贴瓷砖。方师傅用电钻打墙。大芯板还没送到,戴圆沿帽子的小木匠和另外一个小木匠研究谁的刨子好使。我背着手在屋子里转了半天没事干,就坐在马扎上眯起眼睛晒太阳。豆豆趴在窗口抽烟看远处的奥拓。我爸挑完瓷砖之后开始择葱。大家都很忙啊。
罗马利奥的瓷砖拖了很久才送到,一共才四箱,送货的司机拿着我的单子写了几个字,我拿回来一看,那几个字是:货送到楼下,概不退货。
我问你们不退货啊?他说因为你要的砖太少了。
好吧!不退就不退,我很善良,不退货,也不会每隔一天补一箱的。
我的颈椎加肩膀又开始疼了,小芳芳送了我一个铜管枕头。嘿嘿:)
晚上给豆豆拔罐子,两个多小时,拔了四十五个。想象得出四十五个大紫点是什么样吗?
 


鬼鬼的装修正记八
[ 2006-4-1 0:49:14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晚上睡了两个觉,第一个三小时,第二个两小时。八点起床去参观他们做防水,路上买了苹果、橘子和菠萝给师傅们补补维生素。没有牙签怎么办?穿过华堂想存了水果进去买牙签,发现服务台有吸管和喝酸奶的小勺,我走过去抓了一把勺就走。单元门前堆着一大堆散沙,我踩在沙子上过去,心中暗骂谁家这么过分不赶紧收拾了。电梯打开碰到方师傅和电工吴师傅还有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推着小车走出来。打过招呼我就上楼了。进屋一看,小木匠叮叮当当地往书架上砸钉子。瓦匠林师傅在擦厨房的瓷砖,卫生间的瓷砖在大盆里冒着泡泡。我趴到窗口往楼下看,三个师傅在楼下忙着,哎呀,那堆沙子是俺们家的。
让林师傅帮我把防水涂料打开,倒了一桶就奔卫生间去了,甩开刷子我就往墙上抹,这个东西还真不好抹,因为墙面之前做了拉毛处理。我抹我抹我抹抹。方师傅进来笑着说不用再抹了,根本没必要,盖楼时有一层黑的沥青,一个月前开发商又做了一次。我说还是抹点安全,瓷砖质量太差,水万一顺墙面渗下去呢?几个师傅都无奈地冲我笑。后来他们忙着搬沙子,我就忙着做防水,管道附近,浴盆附近一米六几全涂了。爸扫出两小块地,说那天处理地面的垃圾时铲破了之前做的防水层,铲破了肯定要补一补吧,还有墙角的缝隙,改管道之后没补平的窟窿,我抠了几块湿水泥把它们堵好,等干得差不多都认真地涂了防水涂料。地面及离地30厘米我没有涂,等贴好墙砖,要好好地再做一次防水。
沙子搬完,我把苹果洗干净,分给大家。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过劳动之后吃东西那种喜悦。我们七个人,捧着苹果边聊边啃,那场面真的很壮观,我当时都有点感动了。我留意了一下,除了我和林师傅还有那个小木匠,其他人都没有洗手。
中午看那林师傅迟迟不回家,我对爸说可能他是想把那些搅拌好的水泥沙子全用了吧,真够敬业的。
我倒了些防水涂料把林师傅新堵的一个窟窿也抹了厚厚的涂料。然后在一堆垃圾里翻出一堆气排钉,贴砖时还用得着,浪费是最大的犯罪。看到一个地漏被水泥堵了,我用钳子把地漏的封口扯出来,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尿味。肯定有人在这里偷偷撒过尿。用水冲了半天,用钳子搅了搅,里边有很多水泥渣子。在屋子里转了半天,也没找到可以用的,看看手,这最好的工具,也别省着舍不得用了。用了半袋消毒湿巾之后,感觉手上还是有尿味。一点半才回家,用香皂洗了N多遍,又用84泡了半天。
豆豆说卖浴霸的又给我打电话,真郁闷,不知她又有什么新花样。昨天她打来电话说明天给我送货,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他们苏宁改为电脑销售了。所以至今仍没送货的要换新票据。我拒绝,装修进行中,放在哪里都碍事,再说灰尘太大。她说可以送到你家里。我拒绝,先送一次,下次再找他们安装就难了。她磨了半天,我点头答应让她明天送到新房子里。五分钟后她又打电话来说明天先不送货了,让我给她送票去,我说我没有时间。她说那你在哪里,我说我不在大兴,她说她也不在大兴,问我在哪个区,她可以找我拿。我郁闷死,拒绝。她又磨蹭了半天,又问她旁边的人怎么怎么办。我喂了两声说如果非要换单子就送到新房子,她不太乐意。又墨迹半天答应明天下午五点到新房子处换单子。
今天又打电话来干什么啊?我打电话问,她张口问我什么时候买的?真是郁闷,她那里不也有单子吗?我问这时间有问题吗?她说如果是14号之前订的,就要换票。我看了看时间是20多号,她说那就没事了。什么时候装提前打电话就行了。等于没事了?好几个电话折腾我,现在又没事了?
我一生气,下午就补了补觉,一补就补了五个小时。醒来天都黑了,房子那里是不能去了。傍晚郎姐短信慰问,我感叹要减肥就装修!讨厌谁,就请他帮你盯装修!她说等我装修完就能看到一个婀娜的我,但是她打了错字,打成阿诺了,我吓一跳,以为祝我变成施瓦辛格。
卫生间瓷砖不够了,晚上打了电话约明天再送,豆豆埋怨我买东西为什么还是商量的口气。我说“好吧”是我和比较陌生的人说话的口头禅。他说你不是说的“好吧”,你说的是“好吗”。不可能!我压根没说“好吗”的习惯。后来我就生气,感觉活成这样很失败,不会砍价也就罢了,如今连买东西都不会了。买了核桃仁,要补一补,豆豆说我吃独食。我说我缺心眼,补一补。他说核桃不补心眼,是补脑的。我说就是补脑啊,不太好使,补一补。他说我没脑子,用不着补了。
 


鬼鬼的装修正记九
[ 2006-4-1 23:29:35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下午补卫生间的墙砖,黑白各一箱,腰线5片。瓦工林师傅已经把墙砖贴完了。我量好浴桶位置的长度,马桶坑距,洗衣机位置的长宽高。已做好的书架、阳台柜、储藏柜、大衣柜的的大小。师傅们很开心地谈笑,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坐在房子的角落里发了一阵呆,远处有一只松狮在草坪上打滚。装修已经进入一个平台期,没有什么让我着急的事了。要腾出手来开新书了,想了一下自己之前的工作状况真的很糟糕,不能完全投入,一本书的写作周期漫长到让人疲惫,我会很快找到一个工作间,心无旁骛地工作。卧室真不是个工作的好地方,即便你已经累得跟犊子似的,别人还认为你整天无所事事。我不是超人,没有精力做每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早上刷牙的时候想到一个新故事,现在还很不丰满,要加油了!
 


鬼鬼的装修正记十
[ 2006-4-7 0:28:17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雨 ]
准备出门时,天突然就阴了起来。豆豆说你拉窗帘干什么?我说我没拉啊,是阴天了。他说别逗了,天能跟拉窗帘似的一下子就阴了吗?当然了。没听过那句话叫——四月的天,豆豆的脸嘛。
豆豆躺在床上看《兄弟》。他说要下雨了,你别去了。我说不行,出了问题,得想办法解决问题啊。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滴。我们说的这个问题,是关于楼上卫生间到底往我家漏不漏水的问题。
就是下面图片上的地方,我搞不懂那块是渗水还是如他们所说水泥颜色有点深,我搬了防水涂料的桶,上边放块木板,踩上去仔细看了看,好象真的是渗水呀。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先给物业打电话让他们来看看,然后又给楼上段先生打了电话,他说过一会儿下班就来。我闲得无聊在空屋子里转悠,先是接了几盆水冲他们的施工马桶,味道很重哦。冲了几次味道依然很重,杯子里的剩茶水都倒进去,没办法了,这里也没有别的工具了,看看自己的手,坚决不能用!即便垫了面巾纸也不行!明天想办法解决吧。
物业的工人总不来,我只好锁了门去物业找,空荡荡的,有个人出来说所有修理工人都去修水泵了,登了一下记我就出来。路上遇到上次修水管的师傅,和他聊了几句,可惜他不管做防水。本想回家的,但那师傅建议我再等一等。
上了楼又等,天都快黑了,我就开始刷师傅们的喝水杯,依次刷过,又用消毒纸巾抹了一遍才把茶锈抹掉。自来水开得太猛,水流了一地,到处找铲子,铲了沙子来吸水,干完了看看表,都快六点了。这物业工人今天恐怕是来不了啦,给段先生打电话说明天再修,谁知段先生说马上就到。
段先生一家没敲门就进来了,我们礼貌地问候。段太太有很严重的黑眼圈,估计和我是同行。段家小公子,竟然是昨天我和豆豆大黑在小公园里碰到的那小男孩。昨天我们到公园的时候,公园里还有一个穿校服的小男孩在没放水的水池里抠石子玩。等他抠完石子到我们旁边坐的时候,豆豆十分可怕地笑着问他:“小朋友,你是住这吗?”那小孩毫不惊慌地答:“是啊。我就住那!”他指了指一号楼。哎哟,还和我们住一栋,本来我想问他几单元,但是怕被当成拐卖小朋友的坏蛋,所以就没吱声。豆豆怪腔怪调地说:“你看水池里有石子多漂亮啊,你都抠出来就不漂亮了!”那小朋友把抠出来的石子摆在长凳上数:“1、2、3、4、5、6、7。我就抠了7块!”豆豆眦牙一乐说:“抠七块你还是好孩子,要是七块以上就是坏孩子了。”那小男生呵呵笑笑,然后用校服兜着石子落荒而逃。现在我回想豆豆当时那表情,那语气,还浑身起鸡皮疙瘩。怪兽不可怕,可怕的是怪兽来温柔的。人要是不正常起来,还真啥辙都没有。就象我家那只叫“元宵”的小狗,每次见到豆豆撒腿就跑。豆豆眦牙,它就惨叫,如果豆豆哪天微笑地问它吃饱了没有,估计它会吓尿裤子的。
幸亏昨天豆豆没有恐吓段公子,不然他该让他爸爸把我们抓起来了。万幸!
再说段先生一家参观我们简单的施工现场,真是简单得过分,害他们都没什么可看的。打电话到物业,人家依旧说一会儿就来,这句话都有点听烦了。段先生一家看没什么可看的就上去了。我本不是个热情好客的好主人,再说这施工现场又没有茶水果汁可以招待他们。连沙发都没有哦。我无聊得很,锁了门准备上去参观一下,上得五楼发现他们大门紧锁,懒得敲门,对门501还真热闹,方师傅他们忙来忙去。我转身下楼,一直走到楼底,看看表,六点半了,回家吧。豆豆都催好几次了,走到华堂门口,电话又响,一看是段先生,他说又给物业打电话说做防水的工人马上就到。
我返回新房子,把门打开,虚掩上就上了五楼,段先生家开着门,我也没敲门走进去,只有工人师傅在做电视背景墙。段先生一家跑哪里去了?难道是我走错了楼层?准备出门时看见段先生从对门501出走来,说去参观501施工了。
这次轮到我参观段先生家了,他家饰面板用的沙比利,有点象古老的红蛋糕的颜色。门都上好了,据说是用大芯板现场做的,做工还不错。不晓得我们的门,会做成什么样子。他家餐厅有多宝格,门口鞋柜是平开门。大阳台用两层大芯板垫高。客厅房顶做了灯池,其他房间也都有顶角线。工人师傅在贴卫生间的地砖,把可能是漏水的那地方留了起来。无数个电话催物业,答案都是一会儿就到。和段太太聊了一会儿,她是小学老师,怪不得有那么重的黑眼圈,怪不得开始看起来挺威严的,谈了一会儿发现她人挺好的,和我谈孩子,谈年龄,她说接受不了自己突然步入中年。感慨了一下时间过得太快。说实话我是很怕老师的,聊了一会儿,我借口下楼开门等工人,就赶紧跑下楼去。可是要等多久啊?我再次打电话过去时,好象是那个修水管的师傅接的,他催了旁边一个好象是负责防水的师傅给我答复,那人接过来说做防水的工人都在吃饭,这时间恐怕不能再来,说明天早上过来。我说我都等了两个多小时了,楼上一家也在等,如果有师傅在的话,就请他过来看一下。他说没有师傅。我说您不就是管做防水的吗?他说他是他们一块儿的,但是他不做防水。晕。
我给他留了电话号码,让他无论如何帮我看看有没有吃完饭的工人师傅。没过多会儿,电话过来说工人吃完饭都出去了。只能明天早上了,我和他约好时间,明天早上八点半。天哪,白等了两个多小时。我和段先生一家说明了情况,让他们赶紧回家吃饭吧。这家人还真不错。转到501,人还真多,601那阿姨也在,主人也在,口音很重的女人,不晓得是哪里人。她家的施工进度真快啊!比我们早开工一周,再有一周他们就全完活了。恐怕我会起晚,请方师傅帮我明早开门等一下物业的工人。明天要早起盯防水,下午要去采购合叶门锁。如果中午有时间,还要理个发先,要不然豆豆总是摸着我的脑袋说,看这小狮子狗……
 


鬼鬼的装修正记十一
[ 2006-4-8 14:28:56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昨天累惨,晚上做了一个极好的梦,太符合我新小说的女一号性格了,全搬过来可以做新小说的大纲,哈。
昨天买了无数个小五金件,我们是六扇门,所以买门锁六把,大门合叶6副,门吸三个(豆豆舍不得钱,决定把两扇门改成朝外开,可是可是朝外开不是更需要门吸吗?把露在外边的墙体撞坏更可怕呀。)。后来为了凑总价豆豆又拿了一个门吸。地漏三个,两个普通用,一个洗衣机用,豆豆想拿那个旋涡状里边还带塑料小提篮的,被我十分强硬的否定。就拿黄铜材质不带造型的,看着就结实。全盖铰链12个,半盖铰链6个,塑料衣钩黑白各三个,一个普通水龙头,一个洗衣机龙头,柜门大拉手4个,小拉手3个,这做柜子少做柜门真是好,连拉手和合叶都省了,这可是一大笔钱啊。豆豆为了凑1500块钱,最后又拿了一个金黄的纸巾盒(真难看),一个涤纶的防水布浴帘,我开始还以为这东西省了呢。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十里河建材一条街那边有个飞机.


 
鬼鬼的装修正记十二
[ 2006-4-15 1:22:48 | 作者:鬼鬼 | 出处:原创 | 天气:晴 ]
关于衣帽间柜内贴什么东西研究了一上午也没整明白。把家里的所有家具都看了一编,有贴皮的,有实木的,还有贴纸的。那贴皮衣柜,表面还不错,就是密度板握钉力太差。我们已经做了大芯板柜体,所以贴皮这种可能性不存在了。贴纸据说还不错,又便宜,可是我那贴纸的写字台抽屉那块儿已经翘皮了。如果用饰面板再刷几层漆造价实在太高了。受不了,现在就已经严重超支了。
下午让方师傅又买了一大桶防水涂料,这已经是第三桶了。再次把厨房和厕所刷了一遍。明天干了就做闭水实验,不出意外,后天就可以贴卫生间的地砖了。饰面板还是没有买到,木工什么时候能继续开工?真是急死人了。跟林师傅说地面找平时先留着书房,腾空了那些沙子再试地热。储藏间就把没柜子的地方贴踢脚线,而踢脚线不再买现成的,就让林师傅磨那些剩下来的地砖。
到五楼去看,他们已经贴完了卫生间的地砖,工人师傅正在往门口那柜子里刷白漆,我问是直接往大芯板上刷的,他说是。打电话问段先生,他说实在等不来物业的,自己买了一桶涂料刷的防水。我又问柜内刷漆的事,他完全不懂。这大芯板上直接刷清漆可以吗?多刷几遍?呵呵……好象是不行,我爸也说不行,为什么不行,我再百度一下。
回来又仔细看了方师傅当初给我的报价单,只写了带门260元/平米,不带门220元/平米。工艺为大芯板衬底,饰面板饰面,刮腻子打磨,刷7—10遍漆,实木收边。可是买板子后他对我说白枫板很贵,考虑要不要用它来贴书架内格,书架没贴完又问我衣帽间柜内要怎么弄,我开始说贴饰面板的,他劝我造价太高。我想想也是,还想着怎么省钱呢。但他当初给我报价时,那220元/平米不包括柜内的贴面吗?那260元的带门柜子里边要不要贴呢?我想应该是不贴吧。可是如果不带门的柜内贴的话,比做门的柜用的饰面板要多得多,价格似乎又说不过去。之前看过他给楼上几家的报价单,所有柜子都是按这个价格报的,可是楼上用什么饰面板的都有,一张差几毛,全做下来也差不少钱呢。我用的饰面板是比较贵的,本来还想最后做完让他把料钱加上工钱再加上利润,有多少算多少给他。但是豆豆不干,他坚决要按合同走。这是漏洞哦,怎么办?不行,明天必须严肃地问一问,这220元到底都包括哪些?
绕口令似的,把自己都说糊涂了,也不知明天能不能和方师傅讨论清楚这个问题。

<< 鬼鬼的装修正记(13—24) / 鬼鬼的装修前记(1—8)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鬼鬼写吧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