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随书赠送,特别制作光盘:
同名音乐EP+MV大碟+幕后花絮DVD

 再见摩天轮 插图

卓越网购:¥20.10 http://www.amazon.cn/detail/product.asp?prodid=bkbk818070&source=rejja

当当网购:¥20.30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159715

99网上书城:¥24.5 http://www.99read.com/product/detail.aspx?proid=134231

编辑推荐:

青春纯爱系小说第一弹!
 一曲为爱疗伤的冬季恋歌,2007年度中国80后10强作家、青春系天后作家——鬼鬼蓄力再推青春纯爱感动大作《再见摩天轮》。
 和从前说再见,让悲伤都抽离,让过去转过去,爱要我走下去。

作者简介:

鬼鬼,著名的校园小魔女作家,和大家一样,出生在美好的八O年代。相信最美好的感情一定发生在最美好的青春校园。已出版作品:《谁是谁的周杰伦》、《爱你爱到女娲纪》、《天使骑着魔鬼飞》、《天使部落格》。

内容简介:  

落寞酷男寻找消逝的爱情,却不幸落入恐怖小魔女之手。他和她该如何生活在一间屋子里?他们怎么照顾从天而降的超强宝宝?让幸福风暴冲散最后的悲伤!2007,鬼鬼全速出击,精心打造青春纯爱三番剧。第一番:同住一个屋檐下,他却不忘前情,她似乎心有所属?第二番:天使宝宝为爱疗伤,阴影抗拒着黎明的到来。第三番:爱情加速度,摩天轮转动如常,最珍贵的爱就在眼前。

目录:

Chapter 1 少女公寓
Chapter 2 郁闷的一天
Chapter 3 你愿意做我的宠物吗
Chapter 4 传说中的简视觉部落
Chapter 5 拖鞋
Chapter 6 “骆驼”病人
Chapter 7 情敌
Chapter 8 最单纯的孩子
Chapter 9 永远在你身边
Chapter 10 最后的早餐
Chapter 11 重回雪域城
Chapter 12 又来了个争宠的
Chapter 13 陈旧喜欢鬈发男生
Chapter 14 不平静的平安夜
Chapter 15 表里不一的男人
Chapter 16 披着羊皮的狼爸爸
Chapter 17 小熊病了
Chapter 18 第一个愿望实现了
Chapter 19 不速之客
Chapter 20 陷入沼泽
Chapter 21 抢劫
Chapter 22 我的渔然
Chapter 23 六年后

书摘:

Chapter 1 少女公寓
  崔隐摇下车窗,靠在出租车后座,感受着宁静的秋末黄昏微微的凉意。这是一座灰色的城市,光秃秃的树,树叶早已不知去向。熟悉感渐渐袭来,突然一座巨大的银色风车闯入他的视野里,他陡然一惊,心在一点点抽紧。默默的,一滴泪迅速划过脸颊,飞进了风里。天边的摩天轮静止在大朵大朵的火烧云里,仿佛一幅绚丽的水彩画……
  终于到家了,崔隐深呼吸,轻轻地拉开门,脚边的斑点狗“嗷呜”地一声低吼,迫不及待地蹿了进去。
  天色渐晚,屋子里有些暗。他闭上眼睛摸到灯的开关按下,变了,一切都变了,她的气息已不再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幽香。崔隐猛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他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客厅,完全陌生的客厅。
  “汪!汪!……”斑点狗的吠叫声从卧室方向传来。
  崔隐扔下行李,飞快地冲过去。
  陌生的卧室,陌生的蓝床上,一个衣衫不整,披散着头发的陌生的女人,正与他的狗混战在一起。那女人搂着“骆驼”的脖子,残忍地把它压在身下。“骆驼”完全招架不住,但没有屈服,依旧汪汪叫,只是叫声有些不正常。
  崔隐茫然地愣在门口,望着穿睡衣的陌生女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可是再耽搁,他的狗恐怕会被那个女人压死。旋即,他反应过来,便沉下脸大声唤他的狗:“‘骆驼’!”
  孔渔然猛地放开身下那只据说叫“骆驼”的狗,转过头盯着说话的男人看。这突然出现的狗与男人使得她的脑袋有些短路。她就那么傻乎乎地跪坐在床上,想不通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发生。
  花里胡哨的斑点狗趁机逃脱,狼狈地从床上蹦下来,撒腿跑到主人身后,不停地向那个女人吠叫。真是世道险恶,最毒妇人心啊!它只不过想抢回自己的地盘,就遭到如此的非人道待遇。身经百战的它,第一次被非同类欺负,而且是被一个女人欺负了。传出去它就没脸在狗界混下去了,好歹它也是留过洋的,有身份,懂外语的狗。怎么就这么轻易地被一个外表柔弱的女人给打败了?疼倒不是特别疼,就是委屈!要不是它善良,要不是它可爱,要不是它之前有点晕机,它一定会狠狠地咬她一口。真是马善被人骑,狗善被人欺!!
  孔渔然歪着头向床下呸呸吐了两口,又伸手择了择粘在舌头上的狗毛。她照着自己的手腕就是一口,突然眼睛睁得像两颗乒乓球。她迅速用被子把自己裹严,大声质问闯入者:“你是谁?”
  “你是谁?凭什么咬我的狗?!”崔隐不答反问,皱着眉头俯身检查“骆驼”刚才被咬的脖子,幸好没有伤口,只有一滩恶心的口水。
  “你不说是不是?你会后悔的!”孔渔然不动声色地把手伸向自己的枕头,那下边有一把陈旧送的藏刀。但是她摸了半天也摸出来,此时枕头下空空如也,藏刀已不知去向。
  她突然从床上跳下,抄起枕头使出吃奶的劲头朝崔隐砸去。
  “哎哟!”崔隐犯了轻敌的大忌,被砸的头晕脑胀,连连后退。
  “汪汪汪!”“骆驼”边叫边冲上去。被崔隐一把拉住了项圈。他不是怕狗吓坏了这个疯丫头,而是觉得骆驼夺取胜利的机会实在渺茫。
  “我砸死你!砸死你!”孔渔然越战越勇,眼看就要夺取胜利了,枕头突然爆开,荞麦壳哗啦啦地撒了一地。
  这下完了。孔渔然傻在原地。
  “穿好衣服出来谈一下!”崔隐瞥了那女人一眼,甩甩头上的荞麦壳拉着“骆驼”转身出了卧室。
  孔渔然迅速关门上锁,一把掀起自己的枕头,藏刀不在那里。她抖开被子,只抖落下一根长长的头发。刀跑到哪里去了?她趴在地板上向床底下看,什么也没有。她清楚地记得那短小宽厚的藏刀样子,刀鞘上镶了绿松石和红珊瑚石。
  孔渔然为自己的粗心感到懊恼,若那个歹徒刚才下手,她已经死过一次了。想报警,可卧室里没有电话。她后悔将手机放在了客厅,发誓以后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把手机带在身边。如果她现在推开窗户向外面的人求救,那个人很有可能会破门而入把她推下楼。那破门的质量,她是知道的。十五楼啊,摔下去肯定变成披萨了。她又开始后悔自己贪便宜租了这么高的楼层。要是租了二楼或三楼,即便是冒着小腿骨折的危险,她也会毫不顾忌地跳下去。要是她有男朋友也好,即便是赵旭瑞在也行啊,至少可以给她壮壮胆子吧。可是这节骨眼上,又有哪个傻小子愿意来英雄救美啊。
  被推下楼变成一只“脱骨扒鸡”,或者被歹徒先奸后杀再抢劫,或者先自杀再被奸尸,她都不愿意。她还是处女啊,不能便宜了那个混蛋。虽然他又高又帅,气质也不错,是千千万万女生理想中的男友范本,但她才不会花痴到愿意被他强奸的地步。此时,她只有勇敢地去面对了。即便是死,也要先杀了那个道貌岸然的混蛋。
  孔渔然重重地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暗暗骂自己的脑袋关键时刻就不好使,那个家伙只是站着说话,她就已经把他联想成蹂躏自己的入室抢劫强奸犯了。总这么僵持着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她强迫自己摆正心态,先搞清楚状况再说。他叫她穿好衣服去外边谈一下。该死!他玩什么花样?
  也许,他不是坏人?房东的亲戚?哎呀,不管了!再磨蹭下去,那人失去耐性可就麻烦了。扫视整个房间,没有一件东西长得像武器的样子,她胡乱地抓起书桌上的一盆仙人球冲出卧室。
  那个奇怪的男人蓬着头发站在客厅中央打量整个客厅。斑点狗好像忘记了刚打完败仗,此时正兴高采烈地跑来跑去。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举起手来,蹲下,手抱头!”蓬头垢面的孔渔然警告他。
  崔隐上下打量眼前这个形象糟透了女人,从第一眼看见她就实在让他紧张不起来。她非常瘦,穿着肥得可以再装进去一个人的白底儿带粉蓝色圆点的睡衣,赤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怀里抱着一盆仙人球。一张小小的精致脸孔,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明明是孩子般的无助,却非要装出一副强悍的表情。
  她抱仙人球干嘛?崔隐忍住笑,这个女人笨得实在可以,拿仙人球壮胆吗?
  “让你蹲下!听不懂?手抱头!”孔渔然抓着花盆底把仙人球朝着对方,“快说!你怎么进来的!”
  崔隐怕自己的笑激怒了她,连狗都咬的女人,肯定不是用大脑想问题。还是不要惹她为好。他乖乖蹲下,双手放在头上,清了清嗓子连忙自我介绍:“我叫崔隐!别冲动啊,”他晃了晃手中的钥匙串,“用钥匙开的门!”
  斑点狗“骆驼”被悦耳的钥匙碰撞声吸引了,它高兴地冲到半蹲的主人身边玩蹦高游戏,险些把崔隐扑倒,它完全没察觉出气氛有什么不对,也忘记了对面那个女人刚才是如何对它的。它就是这么没心没肺,把谁都当好人。对于刚刚咬过它的女人,它也善良大度地以为她是因为饿了才那样做的。
  孔渔然瞟了一眼那只不肯消停的狗,之后又眯起眼睛暗想什么时候认识过叫这个名字的人?没听过,没见过,百分之百的陌生人!不过这名字还挺好听的,给这个流氓恶棍大色狼人用真是可惜了。
  崔隐点点头,把钥匙握在手掌里。
  “骆驼”“嗯”了一声,失望地走开。
  “有手有脚的,干嘛非要选择做歹徒这条路呢?你还这么年轻,改邪归正还来得及!悬崖勒马你懂不懂?”面对眼前的巨大“威胁”,孔渔然觉得手里的仙人球并不保险,于是便决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可以帮你介绍工作!可能工资不太高,但也总比当强盗要强,强盗这个职业太危险了,要被枪毙的。”
  崔隐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会那么激动。他哭笑不得地连连摇头道:“歹徒?我哪一点长得像歹徒?!”
  “不是?哦,你有钥匙!你怎么会有钥匙的?”孔渔然有些急了。一切都太突然了。他的眼神还算清澈,可能这个人真的不是坏人呢。不对,坏人不是有万能钥匙吗?随便拿把钥匙就能蒙混过去吗?
  崔隐理直气壮地大声答道:“我租了房子当然有钥匙!我可以站起来了吧?”他试探地站起身来,还好她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你租了房子?那我呢?”孔渔然迷糊了,她已经在这里住了快半年了,没听说房东有出租另外一间的打算。难道房东打算把她赶出去了?
  崔隐点点头说:“我也很想知道,你是谁?”
  “我……我是孔渔然!已经在这里住半年了!你休想把我挤出去!”孔渔然说完就后悔了,干什么还自报家门啊!要是被打击报复可就惨到脚后跟儿了。
  “他又把这里租出去了?……这个财迷老头儿……”崔隐皱着眉嘟囔。
  孔渔然的心又安稳了一些,他知道房东是个老头儿,起码证明他不是入室抢劫的坏人。她歪头说:“你就是之前那个逃跑的人吗?因为你用了‘又’字。欠了房租的话就不能再住这里了!”有很多房东在房客突然失踪的情况下,会把房客的东西收拾干净,再把房子租出去。眼前这个叫崔隐的家伙可能是赖了房租跑掉之后又回来的。另外一间卧室里堆着的东西可能就是他的。
  “房东电话多少?”崔隐皱眉。什么叫逃跑?什么叫欠了房租?他崔隐才不是那种人。
  孔渔然突然瞪起眼睛喊:“你连房东电话都没有,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房客,你骗鬼啊!”
  “这老头儿换了电话号码。电话多少?”崔隐抄起茶几上的电话听筒,准备给那个财迷房东打电话。
  孔渔然盯着崔隐,一手举着仙人球,挪到门口的鞋柜旁摸到自己的手机,举到眼前调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马上蹲好!你叫什么?”
  “崔隐!”崔隐摇摇头,把电话放了回去。这女人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啊。
  孔渔然看一眼手机,又盯着崔隐说:“你别乱动!要是房东说你不是房客,你就惨了!”
  “好好,你快打。”崔隐无奈地说道。刚才还担心她拨的是110。
  “喂!张爷爷,房子里有个带斑点狗的流氓自称是房客……啊?他就是那个人吗?叫崔隐,对。哦……好的……”孔渔然上下打量那个叫崔隐的男人,这下真的没有任何威胁了,她凑过去把手机递给他,“换你听!”
  “你最好把仙人球放下!”崔隐瞄了一眼孔渔然手上的“武器”,伸手接过手机晃到一旁冲着话筒说,“张老头儿!我是崔隐!你背着我把房子租给别人?……嗯,还有比你更财迷的老头儿吗?……好,我们等你!快点过来吧!”崔隐收线,顺手把手机往自己的兜里揣。
  “哎!哎!哎!你抢我的手机!”孔渔然差点晕过去,还说不是坏人,就在刚才,险些被他抢去手机。
  “哦!给你!”崔隐恍然大悟,从兜里掏出手机丢还给孔渔然。
  “什么习惯啊……还有对老人家怎么可以那么没礼貌?”孔渔然皱眉,长得帅就可以口无遮拦吗?张爷爷可能要被气吐血了。
  崔隐笑:“这位拿仙人球的小姐,不要多管闲事!赶紧收拾你的东西吧,张老头儿一会儿就过来了,你恐怕得搬走。”
  “为什么?我交了房租的!”孔渔然瞪着眼睛喊。
  “那个财迷老头儿收了我五年的房租,我的租期到今年年底才结束。而且我们签了合同,住不住是我的事,但是他不能再租给你!”
  “真是奇怪了,你也交了房租,我也交了房租,为什么我要搬走?”孔渔然反驳道。
  “有牢骚一会儿冲张老头儿发吧。你不洗脸吗?”崔隐瞥了她一眼,不打算再理她。女人不是一向视形象为最大吗?像这种举着仙人球,光着脚,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并且跟狗一般见识的女人他是第一次遇到。
  孔渔然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七点了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打扰了她宝贵的睡眠。她怨恨地瞪了崔隐一眼:“哎!立正站好!不许碰我的东西!不许到处乱走!还有你的狗……也要立正!”她以流氓口吻警告崔隐,之后钻进了卫生间,关门,上锁,淅沥哗啦地开始洗漱。
  崔隐看了看自己的鞋底,有很多灰,不让走?偏要走。这是他租的房子!想怎么踩就怎么踩。他踱着步子在房子里走了一圈,有很多地方都变样儿了。灰色沙发上铺着红白相间的格子布,在深秋,红色让他感觉温暖了不少。饭桌和茶几上也铺了条纹台布。饭桌靠墙放着,好像完全失去了饭桌的作用,当展示台用了。真怀疑她的审美,她在桌子上摆了一个南瓜、一个葫芦。阳台上多了几盆仙人掌类植物,厨房里瓶瓶罐罐全摆在台面上。想变回原来的样子,恐怕是个非常巨大的工程。
  崔隐推开自己卧室的门。打开灯,还好这里没有变,靠墙一排大书架,书和影碟整整齐齐地摆在上面,这是他最重要的家当。拍拍床,竟然没有浮尘,有人收拾了他的卧室。他想象过很多次他的房间里布满了蛛网,灰尘有烧饼那么厚。是那个的女人帮他打扫的吗?也许吧。不过肯定不会是财迷张老头儿,这一点崔隐确信。
  崔隐坐在书桌前发了一会儿呆,以前他在这里忙的时候,语恩总是端一杯咖啡进来,放在他的桌子上。然后就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他。等他发现她时,她就像抚摸“骆驼”那样摸摸他的头发,之后就安静地走出去。
  这是她少有的安静的一面。大部分时间她都像只麻雀一样,蹦来蹦去,话又多。那时候他总是在忙,早知道,就多抽些时间陪她了。
  崔隐轻轻叹了口气,起身晃到刚才“骆驼”与那女人混战的卧室。轻倚着门,再次审视这间屋子。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张床,崔隐从散乱的被罩和枕套上看到了蓝天、白云、雪地和两只拥抱的北极熊。这个女人的智商的确值得怀疑,冬天都快到了,每天躺在“雪地”里也不怕冻死。
  床和柜子换了方向,吸吸鼻子,空气里没有语恩的味道……
  突然从厨房传来舌头舔食物的声音。该死!“骆驼”又偷东西吃了。他快步走进厨房,只见它前爪搭在台面上,正把头埋在一个大汤碗里,胡噜胡噜地吃着。他跑过去抱住“骆驼”的头,强行带它离开厨房。这个家伙又给他闯祸,一会儿怎么向那个女人交代?
  她要是没发现,就装不知道?万一她一会儿把剩下的半碗土豆炖牛肉吃光怎么办?万一她吃一半才发现食物被动过,会不会大发雷霆,会不会杀了他的狗?看她刚才的反应,应该是什么都干得出来那种人。还是主动道歉比较保险。一时间,崔隐也慌张了起来。
  又过了几分钟,门铃响了,崔隐走过去拉开门。财迷张老头儿拄着崔隐送的那支拐杖,歪着发亮的光头,乐呵呵地走进来:“小子!你回来啦?”只不过才几年没见,他又老了一些。依然那么瘦,背驼得更深。围绕着高高的红色颧骨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堆皱纹,下巴上扎着几根没刮净的白色胡茬。龟仙人——崔隐一直想这么叫他,但又怕他生气。人老到这个份上是不能惹他们生气的,要不然他们就会去见上帝和马克思。崔隐深知这一点,退而求其次叫他张老头儿算是客气的了。
  “骆驼”跑过来,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它就认出了这个和蔼的小老头儿,它兴奋地摇着尾巴朝张老头扑了过去,险些把张老头儿扑倒。张老头儿开心地搂住 “骆驼”哄着:“乖!‘骆驼’乖!……”
  “有没有想我?”崔隐微笑着用腿把“骆驼”挤到一旁,张开宽大的手臂把张老头儿搂进怀里,四年前这张老头儿还到他的胸部,现在只勉强够到崔隐的腰,“你又矮了!”崔隐嘟囔。“骆驼”一直在旁边跳着抗议。
  “你小子跑到哪里去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张老头儿皱眉假装怪他。
  “出国待了几年。”崔隐答。
  “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有出息!”张老头儿呵呵乐。
  “张爷爷……”洗漱完毕的孔渔然抱着仙人球向门口走去。她刚才明明听到了张爷爷沙哑的声音,可是却看不见人。张老头歪头打招呼,孔渔然才看到他,高大的崔隐完全把张爷爷挡住了。
  那个流氓居然抱着张爷爷?孔渔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小子果然是变态!连老人家都不放过,幸亏她刚才手里有仙人球,不然肯定也已经被他的魔爪侵犯过了。
  崔隐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女人,她依旧是那身打扮,光着脚,穿粉蓝色圆点睡衣。只不过她此时用厚厚的白毛巾包着头发,把整张脸都露了出来,她的脸很小很精致,皮肤白皙,有点像婴儿。由于脸小的缘故,越发显得她的眼睛大,此时她冷漠安静的眼神里透露出一点点惊讶。
  孔渔然盯着仍抱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喊:“张爷爷,你们在干什么啊?”
  张爷爷也看出孔渔然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她手里竟然还拿着一盆植物。他忙问:“丫头,你拿仙人球干什么?”
  “哦!没事!我刚才给它浇水!”孔渔然连忙把仙人球放在鞋柜上,又问,“可是你们搂在一起干什么?”
  张爷爷反应过来,忙从崔隐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拉崔隐蹲下,一手搂着他的肩膀,一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笑呵呵地说:“小子都长这么大了!记住,跟爷爷拥抱要这样才像话!没事长那么高干什么……”
  “骆驼”坐到一旁冲他们汪汪叫。它是正义的战士!总是会打抱不平,用吠叫来向奇怪的人和事抗议。主人为什么要做这种怪姿势?
  崔隐撇着嘴站起来,安抚了一下“骆驼”。直接走进了孔渔然的卧室,在孔渔然的抗议声中,他手里提了一双卡通女式夹脚拖鞋出来,扔到孔渔然的脚边。

<< 鬼鬼新书《傀儡之城·花逝》《傀儡... / 鬼鬼新书《再见摩天轮》近期上市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鬼鬼写吧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